菜单
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读书

三 月 风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8年06月30日来源:安徽职工网阅读:290

   

\"\"
 

踏青

  三月的风一吹过来,季节的帆就涨得满满的;当桃花燃亮你的眸子,你知道,远山的阳光如水,似美丽的故事缓缓开放。

  你躺下来,和妩媚的天空对话。黄莺儿在树梢读大地的情书,你看见身旁粉嘟嘟的杏花,摇曳满脸的羞涩。

  你跑起来,赤着脚,草舔得你心窝痒痒,猛一抬头,炊烟在山那边笑着,很灿烂,你仿佛会生出一对翅膀。

  终于有个女孩在捡拾满地的花瓣,琥珀色的眼睛水湿水湿的;你缤纷的心事蓦然喧闹起来,静谧的蓝色如雾一般漾开,淡淡的云是温柔的颂辞。

  今晚的梦,你全身绽放绿叶,夜来香和映山红携手走来,踩响如歌的行板,你的思想是天空的太阳,太阳是只幸福的小鸟。

  油菜花开

  想起一支唢呐的传说,油菜花儿就灿灿的开了。看看春联,落寞正懒着脸孔,一不小心,布谷的歌声,跌下松林。

  这是三月真实的午后。一群朴素的孩子在田间温习家务,一双双暖暖的手和春天的泥土游戏,笑声渲染了情绪。妹妹,你的手和花香悄语,蜜蜂飞翔着原野的主题。风的发梢拂过梦的边缘,阳光踮起了跳舞的足尖。

  听得见远山野性的呼唤吗?妹妹,你在花地里守住童话,世俗的唾沫定了你宿命的方向。天空中飞不起大红的花轿,乡村的酒令至今还扯痛山谷。碧草茵茵啊,声声炮竹踩乱了心野的嫩绿。当少女的花季轰然萎顿,妹妹,你不知道泪水该怎样表演,只是握满一方花喜鹊的手帕,看太阳鸟蹲在槐树上一圈圈矮小。

  嫁到远方去,大人们说远方生长彩虹。丈量最后一次石子路,妹妹,油菜花伸不长搀扶的手。走进一辆大车漠然等待,一阵灿烂的音乐袭来,妹妹呵,你晕倒于这一朵炫目的云。

  花开年年,年年花开,燕子已问候春天了,油菜花呵,你的心仍住在宁静的花园。

  老

  在春雨的梦里走回童年,沿小巷的常青藤探寻,滑溜溜到达第七个结,这就是我幽幽的老屋。

  三月的万丈春风不经意地吹开了大门。深重的声音于另一个世纪响起,我的爷爷走出来,我的父亲走出来,他们是一粒粒新鲜而深情的核。朴素的门,你在新世纪某个清晨不经意地一咳,我就被吐出来,我就坐在你高高垒起的槛上,开始读老屋斑驳的脸,读春风,读夜雨,读巷子里一树树繁茂的俚语风情。

  听听,春雨正敲打着瓦片,搅乱一片黄昏的意象;古柯交荫的天井,花木一脸青翠。我知道,历史总是把无字的忧伤挂在屋檐。老屋鼓鼓的肚子里,到底装了多少紫葡萄酿就的酸与甜?永恒的谜已猜了几百年,夕阳又要归去,薄暮中,岁月的渴望正在暖暖地飞扬。

  只有在某个夜半,大地的呼吸十分宁静,聆听着老屋的喘息,聆听着老屋关节碰痛的声音,我才想起老屋的年纪,其实,老屋的年纪就是那一口黄铜铸就的大钟!

 


扫一扫,微信阅读
Go To Top 回顶部
分享给朋友
分享到朋友圈